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最前面先打个岔吧,说说叫法。
我总是偏执的用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名字去标记西皮,而很不巧的我喜欢的经常不是主流…至少不是国内的主流。比如叫BN而非8M(低头看看键盘就知道这个巧合多浪费←我一定是疯了我竟然在跟BN提浪漫!),比如松饼而非腐夕(天地良心全中文区管他叫夕子的人有没有1%知道他为什么叫夕子?),比如航英而非水佐…
最后一个单纯是因为航和英才是他们名字中最重要的那一个字…而且长得比水佐好看!←
字母的那个缩写我在这里就不打了毕竟是废柴2的博嘛警惕一下搜索2333
不过说实在的这个缩写我也好喜欢啊选用tomu而非本名太可爱了啊,那种只属于某一时期某一群人的特殊称呼是羁绊啊就好像只有kime才能喊泷部“部长”到现在都喊他部长,8月5号那条Now光是不带任何解释的喊出来tomu就萌死人了T-T

扯太远了。进正文

以下内容充其量只是我自己对这两个人【如果真的是恋人的话】相处模式的无端揣测切莫当真…以及,如果有心理年龄不满18岁的小姑娘不慎点进来了,赶紧关页面!

上次提到过这后半的思路是,用高中生初恋的纯情,过退休老两口的日子。其实说高中生可能都有点抬举了,最开始的模式充其量小学三年级水平。布丁爱好者和鸡蛋爱好者开着小花一起吃鸡蛋布丁什么的、发现好吃的品种了也带个给你什么的,这种水平。肢体接触么就嘿嘿抱抱大家都看到了,但是要这两个人真的捅破窗户纸这就难起来了。

恋爱这回事情本来么俩人就不怎么开窍,小喜目测是高中短大的怎么也有过一两个女朋友、但这和没谈过恋爱一点都不矛盾,他现在一口一个会把姑娘放置play估计也不全是假设,很可能是血泪史。上学期间那个自主舞台的密度加上上课那是确实没什么时间玩,估计也就是人家姑娘看这野猴多少有点小才,性子也正经,加上在猴子里也算比较帅的猴子就倒贴了,贴完发现工作狂一个,连浪漫的浪的三点水都没有,有这男朋友跟没有一样,腻了也就甩了他自己玩了。另一边航生我反而觉得连女朋友都未必有。绝对不是瞧不起他,而是正相反。是看他那个描述…他不在大阪全班同学拍视频寄给他什么的…各种礼物什么的…这场景不觉得少女漫画里见过么,这根本就是大家都喜欢的学园王子啊,妥妥的校草啊!那种妹子们约好谁也不能对王纸出手的场景简直清晰可见啊= =!就这样了他自己还表示哎呀学生时代没人追好苦逼,他到底是真不开窍啊,还是真不开窍啊…先生那不是没人想追,是没人敢追吧。

综上所述他俩光从开始亲密无间到发现自己是喜欢对方都得消耗一段时间,彼此都是精神上的初恋。发现自己的感情之后另一座大山又在眼前了,那就是艰苦卓绝的捅窗户纸行动。让小喜告白主动想都不要想,杂志访问让他假设告白台词都要抱头愁个15分钟最后还说不出口,完全是废柴中的F-22。但这性格有个好处,就像他自己说的,最理想的开始方式不是具体用某句话来捅窗户纸而是通过感受彼此的心意顺水推舟就在一起了,也就是说他本人是不会吝惜用行动表达心意的。如此一来虽然航生在告白这个问题上也是废柴中的普通战斗机水平,但乐观向上的本性还是能帮到忙的,只要能收到小喜送来的各种秋天的菠菜,自信心一到位,用语言或者行动表达心意应该都还是能做到的。

终于两座大山翻完了,翻的过程中出现一切心理活动随手抽本描述校园恋情的少女漫画应该都可以找到相应桥段。揪朵小花汤姆喜欢我、不喜欢我、喜欢我、不喜欢我…之类的,基本没有违和感。恋爱情商在高中左右的两个人的初恋还不就该这样么(爆)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只是个开始。第三座大山比前面哪座都要高。这座大山毫无疑问是横在本垒路上的。事实上除了那种先上车后补票的,只要是同性西皮,交往之后本垒都是一个大难题。这二位值得庆幸的是不存在上下矛盾,传说中的身为爷们的自尊心在小喜身上几乎得不到体现,所以只要是真心喜欢航生么受给他是不会有什么心理障碍。但是主要矛盾还在后面。就算俩人克服了重重的害羞紧张手忙脚乱终于顺利的一起开始过夜了,气氛也终于酝酿到已经无法盖棉被纯聊天了…一个怕疼到戳叽一下就嗷嗷的掀天花板,一个爱顾虑又心软得一塌糊涂…这迈向本垒的路途啊,实在太堪忧了…
再次重申,绝对没有看不起航生的意思,这不是他的技术问题。有人说腹黑什么的强推了就是了,腹黑那都是日后的事,这毕竟是第一次么,他有贼心也没贼胆,更何况贼心都不会有。把对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什么的>_<

本垒怎么样也得失败个三五次才能达成,具体是什么时候没法预计,之后如果还有一起工作的时期那可能还有一段新婚甜蜜期,如果刚好各自进入忙期的话就真的跳过新婚前10年直接进入老夫老妻状态了。小喜会把恋人放置play的这个属性是固定的,即使对方是航生也不会变的。忙起来忘记回短信无比正常,约玩约吃饭也是几乎约不到的。另一方面航生本身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也是一个壳子比较硬的人,社交方式比起小喜略强一点有限,强在有人约他他会去,但自己也是不会主动约人的。用他自己的话讲,总是顾虑别人是不是很忙啊会不会打扰到人家之类,就不会去主动联络。在小喜身上就更甚,小喜本身就是一个给人感觉“他一定在忙自己的什么事”的人。顾虑着不约他、真的约了他也不一定去,故此如果没有一起的工作那这俩人一个月不见一面都是稀松平常的,即便是在交往中。
前面也说了二位相性好,其实这里也有体现,那就是、即使一个月不见一面,两个人也都觉得这没有什么不正常。工作狂x工作狂,不回短信x不回短信,寂寞感迟钝x寂寞感迟钝,天生一对。赶上啥时候有空了见一面吃个饭,可能的话翻滚一晚,充个电,第二天继续投入各自的工作。什么不联络就感受不到爱,什么多看别人一眼就吃醋,什么不整天腻在一起就寂寞发狂,对他俩来说都是浮云……短信么虽然不至于像其他人发的那样无视掉(可怜的小佐藤可怜的小野田),但肯定也是看见了才回一条,有时候一段对话可以间隔一整天。

…又没时间写了,再收个烂尾(爆)
总之航英谈的完全是慢性恋爱,气氛变化基本都在潜移默化里,有可能一谈就是整整一辈子。就算不见面心里也总装着这么一个人,信赖关系可以打满分,对彼此来说对方就是那个可以回去的“家”,只是待在一起不说什么也治愈状态全开。当然日常的平淡也不妨碍那偶尔的一见面就甜的吓死人,我一直觉得航英最萌的场景是早上刚睡醒的那一段时间(笑)

好了先写这么多。其实还是有梗没写到比如说某杂志航生自爆的具体喜欢的类型(笑)、比如酒量和酒后场景、还有两个人刚好都喜欢的水族馆约会、还有迪士尼的史迪仔(!?)…我自己也没想到真的写起航英相关可以写这么多orz西皮的奇迹都是等出来的,俩人一对悠悠的性子,厨起来自然也急不得。一路走下去只有幸福这一条路的糖水西皮,时常想想治愈身心还是非常好的www
这么久没用过这个博了肯定不会有人发现的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写西皮的事儿了HIAHIAHIA…
万一不巧有谁用了RSS还是RRS?那个高端洋气的玩意、又不巧看到这篇了,不要告诉我←

每次说起来要分析西皮总是第一反应双白石,毕竟确实值得分析的东西太多了,关系性太有趣了,以前也一直觉得航英还有什么可分析的除了既成事实就是既成事实,性格相性什么的好得简直和双白石呈黑白对比效果,架都吵不起来还怎么往深里想……那天顿悟其实也不尽然是。双白石是一个要么纯实要么纯虚的极端存在,纯实就是围观两个人纠结的关系性,性格反差和彼此表现出的对对方的感兴趣程度决定了这两个人不要说ending就连opening都不会发生的事实。纯虚就完全是兴趣本位了,设想如果两个性格分别是这样和那样的人,曾经被放在这么纠结对立又一体的立场上,他们的恋爱会是怎么样的——性质上就相当于愚蠢人类吃饱了撑的把狮子和老虎关在一起看它们会做点什么——完全是一种假设型自我满足。

但是航英就不一样,航英是虚实结合的,虚实的界限是极模糊的。其实这才是多少有点什么的真人西皮的正常状态。一般来讲都是到了实际有点什么程度厨们才开始发散思维从而才有了一个西皮不是么ww
航英大概有趣在、他们从来没有主动地把那些实的拿到明面上来。有些事情从511开始发生,到512就接近如火如荼,但料是一直到513公演之后、SDVD发售才开始放出来,并且也不是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主动。有第三者在场、被拍下来的或者日后经他人之口说出来的,那都是不本意的。而两个人在一起时候的事呢,更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们但凡不说,必然没人知道。要不怎么总说真人西皮是卖腐卖腐呢,都是大活人,俩人之间如果有不想让你知道的事儿那是不会让你知道的,能让你知道的都是他们想让你知道的。而航英的情况死,就因为不卖,有时候才更让人觉得有点什么(笑)这两个人如若真心想卖,刷出当年BN级别的梗(是当年不是现在)应该也不在话下的,只是不巧两个人都丝毫没有这个意思,嘴紧得很。

这有些时候已经到了让人觉得他们是不是刻意隐瞒的程度。SDVD当时也就只给了那么一点苗头,DL7后台那一下出现之间有谁是真真切切地想过这两个人真心要好到这个程度的出来让我拜……我本是认为B分年长组年下组,纵然关系再怎么好代沟该有还得有,8个人分两群玩也很正常。不算卖面谦藏能有几句话的对手戏,共同行动的条件几乎都是不具备的。再者看小喜那个性格也实在太不像是会随便往人怀里扑的了,没有打心底里喜欢和100%的信赖是不可能的。他会把自己放到一个求安抚的立场上本来就应该算罕见了,而面对的又是一个年龄比自己小的性别和自己一样的男人= =
可是呢心理上的依赖到了这种程度了,被问起来和组里谁关系最好的时候从来都把航生绕过去不提。不觉得有点刻意吗。出去吃饭不提,去看航生的舞台不提,四天会给航生庆生不提;虽说私生活相关基本上是不在日志中涉及的,但看别的舞台又不是没说过,可见也不是明令禁止。虽然这种回避可能并非出于本人的意思。举个简单暴力(?)的例子,早前那次团扇事件,前一场提起是冒了一句要和TOM一起去买,后一场硬把“和TOM”几个字吞了下去。佐佐木何其谨慎的一个人,要说的话一句一句在脑中都拟着预设答案,或许最初只是认为点了名也无伤大雅,之后又吃了“大人物”的禁令吧(笑)
往后真正再提到航生也是毕业都过去了那么久的生放里,也是靠他这一句话才知道DL7不是突发状况,他抱得顺手不是一天两天(笑)然后按照小喜爆料的硬性规律——同一个料一定不会爆少于两次——第二次再提及时又如团扇事件一般人工消掉了点名部分。
再说航生那边。只是从一开始就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要我说的话其实这也体现了两个公司做事上的差距= =)从没让人感觉到刻意隐藏什么的痕迹——或许本来也就是没隐藏什么,隐藏是指隐瞒该说的,而在这种情况下,本身就没有什么是该说的。不管仅仅因为关系一般,还是因为身份特殊,对于航生来说小喜是不能归类在哥们这个项目里的,这一点应该还是看得出来。因为太滴水不漏了谁也没办法判断是前者还是后者,不过要做西皮分析嘛233就还是向着后者靠拢咯…

服装品味上的相似、喜好上的相似、气质上刚好可以营造出最让彼此放松的气氛,就算说出来我们关系不错也无可厚非,为什么要抹煞呢?

越抹么,不就越可疑…


……时间关系只写完了实的这一半……虚的部分只能日后捏了orz

给自己留一句话笔记,免得忘掉思路:航英的恋爱,是用高中生初恋的纯情,过退休老两口的日子。
我真不喜欢梗被围脖就这么吃掉再也看不到这种设计,我太爱看自己小时候的鬼扯和黑历史了。

先抄一下4月的MYU曲评吧


今天不说别人,单说佐桥。佐桥先生是大神无误,我说过MYU可以没有上岛老师,可以没有任何一个卡司,但是不能没有佐桥桑的曲子。他的全员神曲听过的肯定都了解了,但全员神曲其实是相对容易的,主旨不外乎燃和催泪两种,这都是在音乐调控范围内的。
最难办的其实是SOLO,其次是校歌吧。都是用自己的音乐诠释别人的世界,写MYU的曲子和给动画配乐还又不一样。BGM毕竟是后台运转烘托剧情,MYU一旦有歌词那这首歌本身就是此刻的主角,就是剧情本身。SOLO更是,角色刻画得如何可以明显地评判。

有SOLO的总共就这么几个人。青学佐桥桑小10年下来已经轻车熟路了(不过龙马真是个特例,我觉得他明显更擅长用众星捧月的方式升华主角,而不是让龙马自己开口唱歌。日吉战那首经典,甚至最后的天衣无缝,在剧情无比扯淡的大前提下能让观众鸟肌这就是佐桥和三矢的本事,另外军功章还得有幸村一半)
他校自己有歌的,在我看来塑造最成功的就是幸村。从关东到全国几首歌描绘都算到位,远超出立海系列的平均水平。失败例之一就是真田的风林火山,懂网舞的人第一次听的反应可以是笑出来,从这个时点它就不能算成功。放幸村のテニス试试看谁第一遍笑出来?
把真田说完,佐桥对他的塑造其实不能算糟糕,除掉风林火山这个喜剧都还是可以接受的,甚至513仅有两句话的一首歌也很不错,至少威严到了。再说仁王,佐桥实在太追求变幻莫测,连调子都变幻莫测了...错半个音立刻听上去就没调,同时也牺牲了曲子本身的音乐性。摸着良心说,欺诈师那首多难听啊...
如果我说绝顶歌很坑,肯定得有人觉得我不腰疼,但这是我眼中的事实。三矢和佐桥的沟通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白石最关键的这句绝顶生生不够拍子唱,两个人只能一个选择吃字一个选择拖拍,这首歌还能提什么刻画角色性格?和欺诈师一样,绝顶歌被捧上神坛只因角色人气和卡司的舞,歌本身就别提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